女子國內花9.5萬請韓國醫生整容 結果眼睛變形了
發表時間:2019-12-13 15:08:22 作者:陽光環球

為了讓自己變得更美,有人會將希望寄托于美容和整形,而說到整形技術,很多人第一反應是“韓國整容”?!绊n國醫生坐診”、“不出國門就能體驗韓國醫生的醫美服務”……國內一些美容機構的廣告標語真的可信嗎?

溫州夏女士就沖著“韓國醫生”的牌子,走進了美容機構,沒想到經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整形之后,卻掉入了“美麗陷阱”。

一氣之下,夏女士將這家美容機構告上了法院。昨天,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宣判了這起醫療服務合同案。

美容機構宣傳稱醫生是“韓國來的”

夏女士40歲,租住在溫州城區,今年3月,她受溫州某美容機構邀請參加一個名為“我和美麗有個約會”的主題沙龍。

這家美容機構宣稱,他們的醫生是從韓國請來的,且在他們這里接受醫療美容后,不僅能做到讓人變美,還可以參與其中成為代理,賺取利潤。

在參加沙龍的半個月之后,夏女士到這家美容機構接受了醫生的問診,并決定在該機構接受美容手術。

夏女士說,因為相信其宣傳中說的那樣,擁有極高的專業資質,能夠保證人身安全與手術質量,她才打算對自己的眼睛和鼻子“動手”,并陸續支付了9.5萬元費用。

手術失敗她發現醫生有問題

懷著美好的期待,夏女士進行了手術,主刀的正是“韓國醫生”。

但術后結果卻讓她倍感意外,她的臉部出現浮腫情況,眼睛變形了,鼻子因為隆鼻造成鼻孔過小使她感覺呼吸困難,她還發覺自己眼下被內嵌了不明物體……總之,手術后的結果非常糟糕。

在手術后一段時間里,她多次找到這家美容機構的工作人員溝通,最終處理結果是退還2萬元錢。

當地衛生健康局沒收美容機構非法所得7.5萬元

錢花了,人沒變美反而毀容了。對這樣的結果,夏女士極為不滿。因為在做手術之前,這家美容機構沒有出具情況證明和醫療記錄,她認為其中存在問題。

4月22日,她向溫州市鹿城區衛生健康局投訴了這家醫療機構。

溫州市鹿城區衛生健康局隨后展開了調查,發現這家美容機構是在沒有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情況下,聘用兩名來自韓國的非衛生技術人員為夏女士開展醫療美容外科手術。這種做法顯然是違反了《醫療機構管理條例》《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

鹿城區衛生健康局對這一機構作出沒收該美容機構非法所得7.5萬元,沒收醫療美容手術包并罰款8000元的行政處罰。

一紙訴狀將美容機構告上法庭

美容機構受到了行政處罰,但對夏女士來說,這并非最終的結果。

9月4日,夏女士到鹿城法院一紙訴狀,起訴了這家美容機構。

她認為美容機構不具有醫院資質、醫生資質,并且利用虛假宣傳,誘使她在錯誤的認識下與其建立了合同關系,構成欺詐,應當退還其醫療費7.5萬元,并賠償三倍價款22.5萬元。

而美容機構在庭審中辯稱,韓國醫生沒有辦理來華短期簽證,屬于公司內部管理疏忽,不存在惡意隱瞞。

美容機構還認為,他們已經提供了醫療整形服務,并且手術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后果,本案不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調整范圍,夏女士要求的三倍賠償,缺乏依據。另外,他們已經接受了行政處罰,夏女士再通過民事關系起訴不應得到支持。

法院判決美容機構退還夏女士治療費7.5萬元

鹿城法院經過審理后認為,夏女士與美容機構形成醫療服務合同時,雙方已就治療項目、手術醫生等作出約定,該機構不存在隱瞞真實情況的故意,不構成欺詐,故而夏女士要求美容機構增加三倍服務價款的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美容機構是在為夏女士實施醫療美容手術后取得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實施手術的醫生未在我國衛生行政部門認證、備案,在這種情況下為夏女士實施手術違反了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該合同無效。因為無效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據此,法院判決美容機構應退還夏女士治療費7.5萬元。

法官提醒不可一味相信美容機構的宣傳與明星效應

主審法官表示,在“顏值經濟”的背景下,人們對外表更加重視,進而催生出不少醫療美容機構。愛美人士有的選擇國內美容機構,有的選擇出國接受注射“水光針”、“肉毒素”等醫療微創、美容或者手術類服務。

結合本案的情況分析,美容機構原本的經營范圍是營利性醫療機構籌建、服裝銷售,之后再變更范圍為醫療美容科、美容牙科、美容皮膚科等,從業門檻低,愛美人士不可一味相信美容機構的宣傳與明星效應,接受醫美前應查詢美容機構、人員是否具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在查實后再決定是否接受醫美。

法官提醒,醫者仁心,醫美機構不能只盯著“商機”而罔顧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否則,不僅要接受行政處罰,還會面臨民事賠償。

溫州今年備案過的外籍醫美醫生僅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