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爆款路上的光線傳媒會不會成為第二個“北
發表時間:2020-05-01 13:17:10 作者:陽光環球

原標題:追求爆款路上的光線傳媒會不會成為第二個“北京文化”? 來源:GPLP

的財報震驚了市場。

2020年4月17日,光線傳媒(300251.SZ)發布2019年報顯示,2019年,光線傳媒實現營收28.29億元,同比增長89.70%;實現凈利潤9.48億元,同比下降31.00%。

對于凈利潤下滑的原因,光線傳媒表示是因為2018年出售新麗傳媒股權增厚了同比基數,于是2019年凈利潤就出現了大幅下降。

那么,如果若略過2018年凈利潤來看,光線傳媒最近兩年的表現好嗎?

光線傳媒歷年財報顯示,2018年凈利潤為8.15億元,2019年的凈利潤為9.48億元,兩年的凈利潤增長率16.32%,根據2015年至2017年的利潤率來看,這兩年間的凈利潤增長率為102.74%。

也就是說,光線傳媒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陷阱當中。

更令人驚訝的是,2019年,光線傳媒參投的影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為其帶來超10億元的營收,占據全年營收的三成。

在這種背景下,如果光線傳媒的凈利潤都不能實現大幅增長,光線傳媒到底怎么了?

光線傳媒陷入“增收不增利”陷阱

曾經的“光線傳媒每年產出90%的電影都是賺錢的”。

然而,2019年及以后的光線傳媒卻完全相反——2019年電影市場開始洗牌,那么作為頭部的影視公司,光線傳媒不僅沒有實現逆勢增長,反而卻開始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陷阱當中。

據國家電影局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為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0%,電影市場整體增速放緩。全年票房過億元影片88部,其中國產電影47部。國產電影總票房為411.75億元,同比增長8.65%,市場占比為64.07%。2019年全國票房前10名的影片中有8部為國產影片,票房過10億元的15部影片中有10部為國產影片。

由此可見,中國的電影市場依舊。

而在2019年,光線傳媒參與投資、發行或協助推廣的影片共十八部,總票房為138.67億元,占據全國總票房的21.57%。

也就是說,光線傳媒的市場地位依舊。

那么為何在這種情況下,光線傳媒依舊不賺錢呢?

據GPLP犀牛財經研究發現,光線傳媒飛速增長的成本壓力是其主要原因。

追求爆款路上的光線傳媒會不會成為第二個“北

(圖1:光線傳媒最近兩年財報)

2019年年報數據顯示,光線傳媒電影及衍生品營收為25.32億元,占總營收比89.48%,同比增長134.99%,然而,與此同時,據數據顯示,電影及衍生品的營業成本為13.79億元,占營業成本的88.2%,同比增長88.71%。

其實早在2017年,光線傳媒的成本增長就已經顯現出來。

2017年一季報的時候,光線傳媒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4.96%,但與此同時,凈利潤同比減少12.99%。對此,光線傳媒解釋稱是因為電影成本增加,毛利率降低所致。

同樣在2017年,雖然電影及衍生品業務收入實現小幅增長,但毛利率卻從2016年的54.6%下降至44.01%。

2018年,光線傳媒全年的電影及衍生品業務下滑12.99%至10.77億元,而營業成本卻同比增加5.4%,以至于毛利率再次下滑至32.18%。

2019上半年,光線傳媒再次出現凈利潤下降,主要原因仍然是因為電影成本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所致,同時電視劇業務利潤較上年同期也有小幅下降。

在成本不斷增長拖累毛利率的同時,光線傳媒電視劇業務也嚴重拖后腿——據光線傳媒財報顯示,2019年,光線傳媒電視劇業務營收只有2.38億元,同比下降37.72%。

也就是說,更多的是投入無法帶來相應的產出,光線傳媒陷入了典型的“增收不增利”陷阱當中。

當然,究其其根本原因,還是在于光線傳媒的初衷為“制造爆款”而并非“打造經典”。

一直追求“制造爆款”的光線傳媒

爆款并不常見,而光線傳媒卻企圖寄希望于爆款電影,也就不難理解業績的忽高忽低。

因此,對光線傳媒而言,可以說是“成也爆款,敗也爆款”

曾經,在秉承“制造爆款”的理念下,光線傳媒在電影圈當中茁壯發展。

早年間,《泰囧》、《致青春》等影片的票房奇跡,讓光線傳媒看到了爆款的潛力。

2016年的《美人魚》,讓光線傳媒更是在口碑和票房上實現了雙贏,此后,這讓光線傳媒對爆款充滿了渴望。

這個機會來了。

2019年,光線傳媒再次有了口碑熱度雙豐收的電影——《哪吒》。

據媒體報道,光線傳媒主控主投的影片《哪吒之魔童降世》超50億的票房中,光線傳媒能夠獨攬10億左右的營收,而這一部分占據全年營收的三成。

然而,這一次,爆款的確來了,但是并沒有如光線傳媒想象中的凈利潤大增,因為,爆款《哪吒》之外是更多的“炮灰”——據GPLP犀牛財經獲悉,光線傳媒在2019年參與投資、發行或協助推廣并計入本報告期票房的影片共十八部,總票房為138.67億元,包括《瘋狂的外星人》《四個春天》《風中有朵雨做的云》《雪暴》《銀河補習班》《哪吒之魔童降世》《南方車站的聚會》《誤殺》等十八部影片。

此外,參與投資、制作、發行的電視?。êW?。╉椖坑辛?,但是確認收入的僅有四部,其中包括獨家投資的《八分鐘的溫暖》和參投的《聽雪樓》等。

但是根據2019年年報數據,《哪吒之魔童降世》《瘋狂的外星人》《聽雪樓》《千與千尋》《天氣之子》五部影視據的收入就占據了全部營收的81.85%,也就是說,撇去經紀業務及其他2.11%的營收之外,其余十四部電影+三部電視劇僅僅占據營收比重的16.04%,相當于打了個醬油。

其中,由光線傳媒主投、獨家發行的《陽臺上》票房僅有397.9萬;主投、獨家發行的《雪暴》票房只有2823.3萬,主投、獨家發行的《保持沉默》票房僅有2156.3萬,參投、獨家發行的《風中有朵雨做的云》票房僅有6512.9萬(以上數據來源藝恩數據)。

雖然影片《千與千尋》《天氣之子》收獲了高票房,但由于光線傳媒只是協助推廣,所以獲益有限,也就是說,光線傳媒2019年18部影片+6部電視劇,稱得上出圈的只有一部《哪吒》。

因此,在追求爆款的理想之下,光線傳媒也付出了同樣的代價。

光線傳媒將步“北京文化”后塵?

王長田有一個夢想,是擁有一個中國皮克斯集團,占據中國最好的動漫內容的半壁江山。

然而,在追求夢想的道路上,光線傳媒沒有做成中國的皮克斯,最后卻做成了另外一個“北京文化”。

事情為何沒有朝最初的預期發展呢?

這跟其打造爆款而不是“經典”的初衷有關。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彩條屋影業成立了。

此后,在追求爆款的目的下,彩條屋影業參與出品和發行了多部動畫電影,包括《熊出沒·變形記》《大世界》和《昨日青空》《大魚海棠》《大護法》《重返·狼群》等影片,以及《哪吒》。

只是,還是那句老話,重點不是《哪吒》,而是哪吒之外的小炮灰。

因此,盡管彩條屋影業參與出品發行眾多動畫電影,但是更多的是像《大世界》《昨日青空》這樣無法帶來較大收益的“陪跑電影”——比如,除《哪吒》之外,彩條屋出品票房最好的《大魚海棠》,獲得了5.64億元的票房,然而,《大世界》的票房卻僅有262.9萬。

炮灰的背后,其是實打實的成本卻實實在在的存在。

在這一點上,彩條屋影業與北京文化頗為雷同。

曾經屢次壓中爆款的北京文化如今深刻體會到了“爆款之痛”。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至2019年,北京文化分別押中了《戰狼2》《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三部爆款電影,但是盡管壓中爆款電影的背后,北京文化的業績反而陷入一種更加不穩定的情況——2017年至2019年,北京文化的營收增速分別為42.47%、-8.78%、-21.28%,凈利潤增速則分別為-40.59%、4.99%、-832.17%。

可以說,在追求的爆款的道路上,北京文化是光線傳媒的“前輩”

于是,在凈利潤增長趨緩背景下,身為二股東的阿里創投開始了減持之路。

2019年9月,光線傳媒發布公告稱,阿里創投及其他投資機構都開始減持,截止到2020年3月24日,阿里創投已減持光線傳媒股份5766.48萬股,減持計劃已經實施完畢。

變身投資公司 光線傳媒還是原來的光線傳媒嗎?

在主營業務進一步下滑的同時,光線傳媒的投資業務卻進一步增長。

據光線傳媒財報顯示,光線傳媒非主營業務中投資收益占利潤總額的比例已經高達36.54%,而資產減值對利潤的損失已經達到2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