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個國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有話要說
發表時間:2019-12-13 11:43:46 作者:陽光環球

每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都是歷史的“活證人”

如今,在冊的在世的幸存者已不足80人

證人老去,記憶永存

在歷史面前,他們無法置身事外

苦難之后,怎樣對待過去

決定著如何走向未來

國家公祭日前夕,年過九旬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老人,為曾保護了上萬名婦女和兒童免遭傷害的國際友人魏特琳女士雕像系上圍巾。

第六個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來了

作為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這些耄耋老人,有話要說……

夏淑琴  

1937年,她8歲

2019年,她90歲

我活到現在,只要和平,世世代代和平,永遠和平。

夏淑琴。

  夏淑琴。

1937年,夏淑琴8歲

一家9口人

在那場慘案中

除了她和妹妹夏淑蕓

全部被日軍殺害

家,眨眼間就沒了

“我身上被戳了三刀,我4歲的妹妹躲在被子里面沒有被日本兵發現……”

背負了這段難以卸下的沉痛回憶

夏淑琴一生都在

為歷史真相各處奔走

1994年

65歲的夏淑琴踏上日本國土

成為戰后第一個

赴日控訴南京大屠殺暴行的幸存者

2006年

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其是“假人證”

77歲的老人憤慨赴日應訴

當庭反訴對方侵犯名譽權

官司最終大獲全勝

多次赴日

她結識了日本“銘心會”會長松岡環

等一批日本友好人士

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聯絡

他們一同為傳播歷史真相

祈福和平共同努力

對戰爭的記憶有多痛楚

對和平的期盼就有多強烈

夏淑琴老人說

“和平就是她今生最大的心愿?!?/p>

馬庭寶

1937年,他2歲

2019年,他84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以史為鑒才能面向未來。

  馬庭寶。

與很多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相比

今年84歲的幸存者馬庭寶

耳聰目明,說話鏗鏘有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以史為鑒才能面向未來?!?/p>

面對采訪

老人這樣表達對未來的期待

南京大屠殺浩劫期間

馬庭寶全家逃到難民營避難

有一天日軍闖進了難民營

抓走了很多青壯年

他的父親也在其中

懂事后,從母親的講述中

他才得知

當時,父親被運往中山碼頭集體屠殺

一同遇害的

還有大姑父、二姑父

“我由于年幼沒被日軍抓走,幸免于難。但是我從小失去父愛,母親把我們帶大。17歲我就進廠工作,直到退休?!?/p>

如今,馬庭寶家已是四世同堂

老人將南京大屠殺記憶傳承的重任

交到了女兒馬明蘭的手中

并借此希望

這段家族記憶一代代接力下去

每年清明節、公祭日等重要日子

他都會去參加

大屠殺遇難者同胞的紀念活動

他身體力行地證明

和平的“種子”可以撒播得更遠

岑洪桂

1937年,他13歲

2019年,他95歲

過去的苦難,我們永遠不能忘記。

  岑洪桂。

“這段歷史我永遠都忘不了?!?/p>

岑洪桂老人的回憶

將我們拉回到那戰火紛飛的年代

1937年12月

日軍火燒漢中門外城墻根的稻草房

岑洪桂未滿2歲的三弟在屋內睡覺

因日軍阻止父母救援而被活活燒死

“我當年13歲,日軍將我推入火海,我的褲腿被點燃,腿部被燒傷,至今留有傷疤。日軍還向抱著二妹的父親開槍,子彈射到二妹岑洪蘭的下巴,鮮血直流。父親隨后被日軍帶走,而他帶著母親、二弟、二妹躲到了城墻邊防空洞里避難。父親命大,返回漢中門住處附近,在防空洞找到了他們。一家人連夜跑到下關江邊,渡江后又走了10多天的田間小路,回到安徽邳縣老家,躲過一劫?!?/p>

和很多勇敢的老人一樣

岑洪桂沒有選擇回避這段苦難經歷

他一次又一次提起這段經歷

只為讓更多人通過他

了解南京大屠殺這段殘酷又真實的歷史

岑洪桂表示

歷史是永遠不能忘記的

他會跟年輕人講過去的事情

他希望國家富強

人民的生活“芝麻開花節節高”

陳德壽

1937年,他6歲

2019年,他88歲

現在我這個大家庭有了孫子輩,也有八口人,真的是來得太不容易。希望國家越來越強大,守護好這份和平。

  陳德壽。

和很多人一樣

南京大屠殺是陳德壽老人的噩夢

家庭遭受到毀滅性打擊

想到過去,陳德壽老人表情悲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