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炎|維基百科時代的人文知識:知識型的變革
發表時間:2020-01-07 16:48:14 作者:陽光環球

按:本雅明在《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中深刻地揭示出攝影技術的出現,讓藝術品的靈光消逝,藝術品的本真性、在場性和作者的權威性都隨著復制技術而不復存在,隨之而來的是藝術的“民主化”。而今天,我們又遭遇了從“模擬”到“數字化”的技術變革,維基百科時代,人文知識經歷著網絡的重構,知識儲備巨大、記憶超群的學者也無法媲美維基百科,我們似乎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知識民主”時代。王炎教授發表于《讀書》2020年第1期的文章《網絡技術重構人文知識》遴選了三本西方最新著作,嘗試理解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知識型”的轉變?!杜炫刃侣劇に枷胧袌觥方涀髡呤跈嗫鑫磩h節原文。
“老師,您講的內容維基百科上都有?!蹦檬謾C的學生淡淡的一句,教授頓覺無地自容。要擱幾十年前,這位百科全書式的學者準被尊為博學鴻儒,身后一大幫粉絲。但網絡時代,滿腹經綸只算腦存儲量大。失落的教授變顏正色道:“論文不許引用網絡資源,網上的信息都是垃圾,沒有正經學問?!钡搅似谀?,學生照樣用搜索引擎搜學術論文的電子版,根據PDF文件格式上的出版信息和頁碼,注釋自己的期末論文,誰也看不出援引的是紙質出版物還是電子資源。說實在的,教師也未必一次次跑圖書館借閱,網上查資料,既避免路上堵車,又不必在圖書館里上樓下梯,搜羅書架。的確,網絡資源莠不齊,可是信息量極大,關鍵看你會不會搜,并無網上、網下之優劣。
一、
這些是常識,不勞筆墨饒舌。問題并不在寫論文如何查文獻,而是互聯網出現后,我們如何面對碩大無朋的電子記憶?得重新思考什么算“有學問”。每天坐在電腦前,或手上拿著移動設備,我們時刻調取著網上信息,上傳、下載數據。不經意間,我們將大腦鏈接到網絡數據庫上,像電腦終端存量不夠,把數據上傳到云儲存一樣。上網不只為了社交,轉帖、發帖、分享文章、發表意見,都是向全球信息庫貢獻數據。世界各地網民分享你的信息,也上傳數據供你使用。沒有誰覺得肉腦記憶力不夠,才上“萬維網”(),但你確實在用超文本(hypertext)鏈接,向互聯網索取或貢獻著記憶。在電子記憶的時代,“學習”是否具有了不同的含義?
文明的延續有賴于文化傳承,所謂傳承乃知識薪火相傳。一代又一代人上學、讀書、進圖書館、欣賞藝術、傳播資訊、寫作或科學實驗,無一不需要記憶力與創造力。所以考試不讓帶電子設備,學生憑大腦記憶與思辯力回答試題。學術機構的評估也要考察圖書館的規模,衡量精神遺產的藏量??荚u高等教育與科研機構,一般統計學術成果發表,以量化對科學文化的貢獻。但如今,電子記憶滲透到生活的所有方面,為什么仍在意學生的記憶力?所有學術成果和經典文獻都將電子化,為什么還斥巨資修建大型圖書館?既然有維基百科、百度百科,為什么還搞知識競賽?大家都在網上搜索學術資源,為啥要求學者以紙版發表論文和專著?我們還需要百科全書式的學者嗎?一句話,數字時代為何固守機械時代的評價標準?
二、
早在1935年,人文氣質十足的瓦爾特·本雅明,被電影這門充斥技術“銅臭”的藝術震驚了。他寫下《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品》一文,追溯一場19世紀關于繪畫與攝影藝術高下的爭論。那時,人們認為攝影不算藝術,推及電影也不會有深度。但20世紀20年代末,電影進入有聲時代,敘事形式日臻成熟,到30年代已步入黃金時代。站在歷史轉折點,本雅明發現上世紀的爭論不得要領,攝影算不算藝術是偽問題。真問題應該是,攝影的出現后,整個藝術史不可逆轉地拐入新的歷史軌道,世界迎來機械復制時代,這場論爭不過為這個歷史性轉折的癥候。
受本雅明啟發,我們也該重新設置問題:爭論線上、線下哪種知識可靠也是偽問題。關鍵不在印刷紙媒與電子媒體孰優孰劣,此乃器物層面的枝節之爭,未觸及歷史深層的斷裂。嘗試另一種提問方式:互聯網出現之后,人類知識的結構是否隨之發生了變化?互聯網 “供給”與“索取”知識的方式,不同以往任何一個時代,傳統知識論還有效嗎?本雅明揭示了機械復制時代的新藝術形式與新知識型,但經歷數字革命之后,其洞見也已進入歷史,無法用來分析今天的現實。然而,從媒介技術入手這一獨到的角度,仍可啟發我們尋覓數字時代知識轉型的隱幽線索。數字技術也像復制技術那樣能重塑一個時代的知識?本雅明說,照相技術讓藝術的神韻消失,那么,經歷了模擬轉數字這場革命之后,知識型又會發生怎樣的變革?